約莫是10歲那年,我忽然察覺自己的有特異功能,只要用指甲在皮膚表層輕輕一刮,劃過的地方即築成一座紅色浮島。

我無知好玩,用甲尖在皮膚上刻劃圖騰,雕下名字,喜孜孜的想把這奇妙的發現和旁人分享。豈料被甲尖劃過的部位奇癢難耐,發出來的膨疹灼熱紅腫,我越抓越癢,搔抓的範圍愈來愈大,最終抓得四肢皮膚潰爛,體無完膚。

自此,我小心翼翼的避開尖銳物品,卻還是防不勝防,偶有經過桌子,總是不經意的劃過桌角,刮過的地方即形成線狀膨疹,乍看之下彷是鞭痕,不知情的人或以為我是受虐兒,我這特異功能委實讓爸媽吞下不少冤屈。

我最怕在夜裡刮傷自己,痕癢難忍又不敢大力搔抓,實在苦不堪言,常常一整夜都闔不了眼。偶爾難耐渾身發癢,卯起來狂抓,隔日即見滿床斑斑血跡,怵目驚心。

經年累月的被折騰,意志不堅的我還是沒有學會忍癢功,我常因奇癢難耐而加以搔抓患處,傷口尚未結痂,又反覆抓破皮膚,好不容易傷處終結痂脫落,卻永留沈澱色素,全身佈滿新痂舊痂、坑坑疤疤的表皮,我活脫脫的成了一隻癩蝦蟆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engkejing 的頭像
pengkejing

聽風的歌

pengkeji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ming
  • 看了真叫人心疼啊!你还好吧?
    捉捉痒痒,痒痒捉捉,不捉不痒,不痒不捉,越捉越痒,越痒越捉。。。。千万要记住不可以捉,不然就没完没了。
    哪有跨国的美丽蛤蟆???
    祝安好!
  • 矮仔俊
  • 我總是要求你別想得那麼悲觀嘛﹐ 我也有類似癢病﹐ 但近年已好多了。 信是有希望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