念大學時,學校就坐落在台北市郊的福山上,背倚劍潭山,面臨基隆河......,諸位先別羨慕我。因為,校園幾乎都是樓梯連接構成。學校因此成功培植了數以萬計的蘿蔔腿。

從山下的校門口,到我就讀的傳院教科大樓和學生宿舍,得爬二三十層樓。延綿無盡的階梯,讓我這軟腳蟹吃了苦頭。每每才爬了約30級的階梯,我就氣喘吁吁,累得哭爹喊娘。盛夏的午後,烈日當空,我好不容易爬到宿舍門口,已累癱在地、滿頰是汗,旁人還以為我因成功攻頂,激動得淚流滿臉。

苦練腿功多時,我的功力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冬夜終獲見證。話說那夜我和同學在山下吃過暖暖的火鍋大餐,打著飽嗝緩步踱上山。行至半山,忽見三個高頭大馬的學弟蹲在階梯上不住喘氣,我倆不發一言,繼續登山。不出三秒,耳後傳來學弟的驚嘆聲:"嘩!臉不紅氣不喘!高手!"

我暗自竊喜,恍然大悟,心中狂呼:"吾終練成無敵金剛腿!"。但為保儀態,只能故作瀟灑,頭也不回的說:"孩子們,一日爬兩回,你們也能練就上好腿功。"說罷,蹬上階梯繼續攻頂。

畢業後,我越發鬆怠,以致那結實如猛男臂膀的蘿蔔腿,化成顫巍巍的豬蹄膀,我只能搥胸頓足,暗自追悼那苦練多年的無敵金剛腿。

創作者介紹

聽風的歌

pengkeji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ming
  • 看了这文章,又回想当时的你。。。。。。嗯。。。。果然是有过一番训练!
    想必你现在爬楼梯的功力也应该不减当年吧?
  • 矮仔俊
  • 爬楼梯﹐我實在不在行﹐ 只有電梯壞時﹐ 才會逼得我練腳力﹐ 可怕的是﹐ 我的膝蓋越來越使不出力﹐唉...
  • 小菜頭
  • 我也爬了四年
    企管都在F棟
    跟H棟差不多
    唉 我的小腿也很不簡單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